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黄埔海校学生徐亨的体育、抗战往事

日期:2012-01-01 14:05 来源:《黄埔》 作者:曹庞沛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无私无我只为公,奉献人生岂计功,沽誉钓名非所愿,安分自在泰然中”。这是徐亨先生在进入90岁高龄时,对于自己人生一种处世真实心迹的表白,更是他晚年步入鹤寿松岁一种高深心智与淡泊情态的感悟。他一生在20世纪叱咤风云的践行也正是如此。

  年青的体育全才

  徐亨先生广东花县人,1911年出生于岭南的一个书香世家,其父徐甘澍早年留学美国习医,获得X光学博士,并为中国引进了第一部X光人体透视检测机。叔父徐维扬当年跟随孙中山,为革命军敢死队长。“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中,就有16位徐氏是徐亨先生的同宗亲族。

  徐亨小时候身体状况并不好,后来在身为医生的父母精心呵护和教养下,从读小学五年级时起,便开始努力进行体育锻炼,身体才慢慢健壮起来,同时逐渐显露了自己在体育方面的特长。1928年,徐亨在岭南高中读书的时候,加入校运动队,他曾代表学校参加广东省运动会,并在所参加的篮球、排球、游泳等四项比赛中,都取得了冠军。不久入选广东代表队,参加当年在杭州举行的全国运动会,折得桂冠。

  1930年,18岁的徐亨以中学生身份被选拔为国手,首次代表国家参加日本东京第九届远东运动会排球赛。身为主力的徐亨以其独特的背身反手“梳头式”扣球,助球队赢得了最后的冠军。同年,徐亨转入黄埔海军军官学校,次年代表学校参加广东省运动会,又获取了足球、篮球、排球、游泳等四个项目的奖牌。此后徐亨又陆续参加全国运动会、远东运动会,不断摘金夺银。

  1939年,随长官驻香港的徐亨,进入当地足坛,由他领队的香港东方足球队,与香港另两只传统劲旅星岛足球队和南华足球队形成鼎立之势。

  在30年代徐亨还是我国著名的篮球中锋。在各类国际体育赛事中,他共荣获八枚金牌。

  1949到1954年间,徐亨组建的台湾幸运游泳队,参加香港水球锦标赛,获得了六连冠。1954年,43岁的徐亨第三次参加国际比赛,在第二届亚运会上,依旧英姿飒爽,风采不减。这也是徐亨最后一次以运动员的身份出现在国际赛场上。

  退役后的徐亨并没有离开他一生钟爱的体育运动事业,1970年5月13日,国际奥委会第69届大会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举行,他与20人申请竞选国际奥委会官员,经过激烈的竞争,徐亨得到了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艾弗里?布伦戴奇先生的支持而当选。

  抗战时“香江突围”

  抗日战争爆发后的1938年10月,广州沦陷。时任广东虎门要塞司令陈策将军由于伤口溃烂,不得不前往香港接受截肢手术,而陪同陈策将军前往香港的,就是少校参谋徐亨。在香港,准备手术的陈策将军担任了政府驻港特派军事代表,兼任中国国民党港澳总支部主任委员,徐亨则担任陈策将军的少校随从参谋,兼任港澳总支部秘书。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开始轰炸香港。1941年12月9日,日军向驻扎在九龙和新界的英军发起了大规模的进攻,当夜,九龙沦陷。几周后,徐亨鼎力辅助驻港军事总代表陈策将军及英军官兵70余人,共同实施了著名的“香江突围”。

  12月25日夜,大家分几艘舰艇,打算从海上突破日军的包围圈。然而此举很快便被日军发现,紧随而来的是密集的弹雨以及震耳的炮声,搭载陈策将军和徐亨的舰艇驾驶员不幸中弹牺牲,陈策将军和数名官兵也受了重伤,更为不幸的是,船上马达也被炮弹击毁。面对险情,陈策将军当机立断,下令大家弃船,游泳前往突围点鸭脷洲岛集合。而这时,徐亨异常明白自己的任务,那就是要不惜代价保护陈策将军的安全。他背起身负重伤的陈策将军,同战友们一起,冒着枪林弹雨,跃入海面,往前方约一海里的鸭脷洲岛游去,日军显然发现了他们的行动,枪炮声又集中扫射过来。徐亨高声向大家呼喊:“隐蔽在舰艇边上,躲避敌人枪弹”。足足20分钟后,枪炮声才逐渐稀疏,而陈策、徐亨等人也已经在隆冬的海水里浸泡了很长一段时间。绝望向他们袭来,作为游泳国手的徐亨牙关紧咬,还是决意背着陈策将军朝目的地游去。然而恶劣的自然条件也似乎要置他们于死地,海浪铺天覆面涌盖。徐亨一方面不断地鼓励大家,另一方面又凭借过人的游泳技术以及坚定的生存信念,带领战友们克服困难,九死一生游到了鸭脷洲岛。在为陈策将军找寻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后,徐亨又返身回去,寻找其他战友。到了晚上,他终于找到了失散的另外5艘舰艇。 

  部队重新集合。但此时,却发生了一个意外情况:当舰队全速前进的时候,突然迎面驶来了一艘日本驱逐舰,而当时中英军队5艘舰艇上只剩下3枚鱼雷,根本无法应战。面临新的危险,陈策将军和徐亨急中生智,想出了一招“空城计”。他们让5艘舰艇一字排开,向日本驱逐舰直冲过去,大家都置生死于度外。日本军舰看见如此阵势之后,误以为遇到主力,不敢迎战而仓皇逃遁。如此,中英军队又闯过一关。

  他们穿过日军的重重防守到达韶关,受到了第七战区司令员徐汉谋、广东省主席李汉魂和广大军民的热烈欢迎。陈策、徐亨率领72名英国官兵和数名中国海军官兵从香港突围抵达中国军队防区的英勇事迹,使徐亨获得了英国领事馆代表乔治六世授予的皇家最高荣誉军事奖“O·B·E勋衔”和国民政府颁发的“陆海空勋章”,当时各同盟国报纸竞相刊载报道。

  民国政府西迁重庆后,此时由于敌我力量悬殊,中国海军舰艇不是被击沉就是自动放沉江底封锁航道,堂堂中国只有10艘小型残余“装潢品”军舰了。美国为了美中军运物资船队护航需要,决定加强中国海军力量。1943年底,经中美两国协议,援引《租借法案》,美国向中国赠送护航驱逐舰2艘、扫雷舰4艘、巡防舰2艘,史称“八舰”援助。于是1944年9月,国民政府军委会第一处第一科公开登报:招考军官60名、士兵1000名,组成一支队伍赴美国接舰。

  因为是国际军事任务,所以各方面要求条件较高,需经过推介、保送、面试、笔试、体能测试等严格的程序进行选拔。军官队成员来自黄埔海军学校、马尾海军学校、青岛海军学校和电雷江防学校等四校历届毕业生,徐亨名列其中。

  1944年12月下旬,这批队伍正式组成,除海军的主要兵种如:航海、帆缆、轮机、枪炮、通讯、电气外、还有厨师、文书、财务、杂务等,甚至还有文化艺术人才。大家陆续报到后,在停泊重庆唐家沱江面招商局轮船“江顺”、“江新”上进行编队整合,授名:赴美接航参战士兵总队。总队分设9个中队,每中队有110—120人。总队长潘佑强(陆军中将、黄埔一期学生),副总队长魏济民(海军中校)和许世均(海军少校),9名中队长由军官队抽派。具体分工:魏济民领导“江顺”轮上的1—6中队,许世均领导“江新”轮上的7—9中队。学员们的生活全部实行公费制,福利待遇好,发有冬季上下装全套灰色棉制军服,统一胸佩“军事委员会海军选派学员大队”徽标。训练分三个阶段:首先培训基础英语,其次学习综合海军知识与技能,最后实地训练。每天还由各个中队长带领到河滩上进行海上必备体能素质操习。

  在唐家沱,上千官兵接受了为期八个月的基础训练和专科训练。后来徐亨接舰回国时,已是“永宁扫雷舰”的中校舰长。●

相关新闻

天下黄埔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